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任正非:真诚承诺可转让5G技术,至今没有一家美国公司与华为谈判

CNBC Arjun Kharpal:非常感谢任先生今天来参加这个圆桌会议。很高兴再次见到您。自上一次与您交流以来,我们看到美国总统已经换届了。拜登总统也说过将继续维持对中国的强硬立场,但可能会更加合作一点。不知道华为内部如何规划的?您认为美国会改变对华为的策略吗?拜登政府会放松某些上一届政府对华为施加的制裁吗?

任正非:首先,贸易是双方受益的,不是哪一方单方面受益。美国公司向中国供应货物,有利于它改善财务质量;如果华为公司生产规模能扩大,也使美国公司供应能扩大,这是双方有益的事情。我相信新政府也会权衡一下这种利益,来考虑应该用什么样的政策。我们还是期望能够大量购买美国的器件、零部件、机器设备,美国公司也可以与中国经济一起共同发展。

18世纪中期,英国对美国封锁,结果崛起了一个全世界最强大的美国。美国今天的封锁会不会像英国一样得到一个自己想象不到的结果呢?我们公司没有精力消耗在政治漩涡中,我们只是埋头努力做好自己能做的产品。因为我们的产品非常好,世界就会有一部分客户坚定不移地选择我们,所以我们渡过了艰难的2020年。我们要继续服务好这些优质客户,为客户创造价值,让这些客户相信我们,不受政治漩涡所左右。希望美国新政府有更多的开放政策,为了美国公司的利益,也为了美国经济的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

美国政治家担心5G对世界的影响,我们以前就承诺过,可以完整转让5G技术,不是只授权你们生产,包括源程序、源代码、所有硬件设计秘密、Know-how,甚至美国需要我们相关的芯片设计技术,我们也可以转让。这个话是真诚的,但是至今没有一家美国公司与我们谈判。希望你能转达一下,如果有美国公司愿意与我们谈判,我们愿意讨论这个问题。

相关阅读:

华为内部知情人士:徐直军是公司轮值董事长,他仍在华为

华为回应徐直军相关传言:网络谣言毫无根据 无事生非

华为:关于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的谣言毫无根据 将依法采取措施

任总在太原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揭牌仪式后接受媒体采访纪要

2021年2月9日,山西太原

任正非:我先简单介绍一下。华为以前的通信网络主要是联接千家万户,为几十亿人民提供联接。但是到了5G时代,主要的联接对象是企业,比如机场、码头、煤矿、钢铁、汽车制造、飞机制造……这些都是我们不熟悉的领域,所以我们在各个领域都成立了联合实验室,以便了解这些行业的需求。这次我们在山西建立了煤矿创新实验室,是将5G用于矿山服务的提升。现在这个实验室已经有了220位专家,其中53位是来自华为的专家,华为的专家多数是电子技术专家,其他150多位是山西对煤炭行业比较了解的煤炭专家,他们组成了一个联合实验室,实行双重责任制。在煤炭方面,煤炭行业带头人的话语权要大一些;在电子方面,华为带头人的话语权偏大一些。

1、新华社 赵东辉:任总好,我是新华社的记者,您上午刚刚进行了揭牌仪式,我提第一个问题:华为是否要拓宽主航道,实现多元化发展,能否在每个行业都取得不可替代的优势?请您谈一下您心目中未来的煤矿工人的生活情景?

任正非:首先我们不会拓宽我们的业务环境,煤炭行业和钢铁、码头、机场在5G的应用,基础平台是一样的,有些区别,但大多数技术是共同的,所以我们主要是拓宽电子系统和软件计算系统在不同行业得到应用。我们深入对煤矿的了解,将来使我们的电子系统和软件系统能够为他们提供非常好的应用服务。我们给煤矿提供的服务做得好的话,就如微软给航空发动机提供信息服务一样,有一个出色的服务模块。微软不会去造发动机,我们也不会去挖煤。

我们能帮助煤炭行业实现“少人、无人、安全、高效”,让智能化采煤工作面减人60%,井工煤矿单班入井人数减少10-20%,煤炭行业欢迎我们在煤炭领域中使用电子系统。我们这样做,不仅自身得到发展,也解决煤矿高效生产和安全生产的问题,让煤矿工人可以“穿西装打领带”地工作,也可能带动山西煤矿机械的发展。

2、法新社 Dan Martin:感谢任先生今天跟我们见面。矿业是一个很有趣的产业,非常希望在这块听到更多的信息,但还是想回过头来问一问另外一个问题:据我所知,自从您上次跟外媒沟通已经有一年的时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有关于华为手机出货量的报道,也有关于华为在欧洲拓展5G业务不是很好的消息。一年前您说对华为在这些挑战中活下来有信心,一年过去了,您现在还对华为抱有一样的信心吗?还是信心不如从前,为什么?

任正非:我对华为公司生存的信心更大了,而不是更小,因为我们有了更多克服困难的手段。2020年我们的销售收入和利润都实现了正增长。欢迎你有机会去参观一下宁波港,看看深圳的机场,以及迪拜机场、德国汽车工厂等,都因为我们提供了5G服务而产生了巨大进步。现在我们还是在继续获得大量客户的信任。

我们开展了“南泥湾”计划,外国记者可能对“南泥湾”这个名词不够了解,这个名词实际上就是指生产自救。比如,我们在煤炭、钢铁、音乐、智慧屏、PC机、平板……领域都可能有很大的突破。由于我们在高端手机上得不到芯片供应,销售有所下滑,但我们支持了iPhone12的进步。iPhone12的5G手机下行速率达到了1.82G,应该是当前世界最好的。欧洲的高端人士非常喜欢苹果手机,iPhone12的使用,证明了华为在柏林、慕尼黑、马德里、苏黎世、日内瓦、阿姆斯特丹、维也纳、巴塞罗那、首尔、曼谷、香港、利雅得等的5G网络是世界最好的。欧洲进行了网络测评,我们这些网是世界第一。这些国家的高端人士通过苹果手机的使用,客观地证明了华为5G网络的服务是世界第一,形成了良好的社会舆论,使得我们在欧洲没有那么多负面了。

在5G应用上,世界上多数ICT公司都没有选择矿山作为突破口,但我们选择了矿山。中国有5300多个煤矿、2700多个金属矿,如果能把8000多个矿山做好,我们就有可能给全世界的矿山提供服务。你们有机会可以参观一下天津港,天津港装船、运输都是接近无人化的,我们希望矿山也走向无人化。如果我们真正实现了这一步,对加拿大、俄罗斯在北冰洋地区的矿山开采将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冻土地带的条件极其恶劣,人们不愿意在那里生活,这么丰富的资源在那里睡觉,如果无人方式开采,这些资源都被开采出来,对人类社会将有重大贡献。为什么我们选择山西作为起点?因为山西省政府比我们还积极,如果我们在山西试验成功,开采经验就可以推广到世界去。

所以,我们不依靠手机也能存活。

3、CNBC Arjun Kharpal:非常感谢任先生今天来参加这个圆桌会议。很高兴再次见到您。自上一次与您交流以来,我们看到美国总统已经换届了。拜登总统也说过将继续维持对中国的强硬立场,但可能会更加合作一点。不知道华为内部如何规划的?您认为美国会改变对华为的策略吗?拜登政府会放松某些上一届政府对华为施加的制裁吗?

任正非:首先,贸易是双方受益的,不是哪一方单方面受益。美国公司向中国供应货物,有利于它改善财务质量;如果华为公司生产规模能扩大,也使美国公司供应能扩大,这是双方有益的事情。我相信新政府也会权衡一下这种利益,来考虑应该用什么样的政策。我们还是期望能够大量购买美国的器件、零部件、机器设备,美国公司也可以与中国经济一起共同发展。

18世纪中期,英国对美国封锁,结果崛起了一个全世界最强大的美国。美国今天的封锁会不会像英国一样得到一个自己想象不到的结果呢?我们公司没有精力消耗在政治漩涡中,我们只是埋头努力做好自己能做的产品。因为我们的产品非常好,世界就会有一部分客户坚定不移地选择我们,所以我们渡过了艰难的2020年。我们要继续服务好这些优质客户,为客户创造价值,让这些客户相信我们,不受政治漩涡所左右。希望美国新政府有更多的开放政策,为了美国公司的利益,也为了美国经济的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

美国政治家担心5G对世界的影响,我们以前就承诺过,可以完整转让5G技术,不是只授权你们生产,包括源程序、源代码、所有硬件设计秘密、Know-how,甚至美国需要我们相关的芯片设计技术,我们也可以转让。这个话是真诚的,但是至今没有一家美国公司与我们谈判。希望你能转达一下,如果有美国公司愿意与我们谈判,我们愿意讨论这个问题。

4、路透社David Kirton:荣耀业务剥离出去后因为获取了芯片供应,获得了进一步的成功。华为是否在考虑,或者有没有考虑过剥离其他一些业务或产品线?

任正非:荣耀的剥离是为了上游的供应商和下游的渠道商。如果他们不向上游的供应商采购零部件,就会导致各国的供应商受到伤害;如果他们没有产品向下游的渠道供货,渠道就会干枯,影响大量的就业。因此,剥离荣耀是在环境所迫的情况下所采取的行动。

剥离之后,华为没有荣耀一分钱股票。他们的生产规模越大,就越挤压华为手机的生存空间,但是我们要理解供应商、渠道商和用户的需求。应该克己复礼,克制一下自己,顺应潮流。

5、《山西日报》刘瑞强:任总,您好,我是《山西日报》记者,感谢华为对山西发展的大力支持。请问华为与山西共建的智能矿山实验室在华为全球布局中是什么定位?实验室落地以后从哪些方面发力运行?将来会给山西带来哪些变化?有些什么愿景?华为未来在山西还会有什么布局?谢谢!

任正非:我们在全球大概有一百多个研究所和联合实验室,大多数是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美学……各类专业技术研究所,少量应用型实验室是与客户合作建立的联合实验室。比如,我们与电信有联合实验室,那么就要研究电信客户的需求是什么。现在从电信跳出来,与煤炭、机场、港口、交通有联合实验室,这些实验室是应用型实验室。所以,我们主要是给山西几千座煤矿、各种矿山做出贡献。将来露天矿山采用无人驾驶技术,实现露天矿山的开采也无人化;山西煤矿的建设总体不错,绝大多数煤矿已经使用机械化,少数煤矿已走向了自动化,我们把ICT技术应用到矿山中,最主要是帮助煤矿实现智能化。比如,目前山西的井下瓦斯预警防爆系统做得很好,但是要用四根线连接,两根电源线、两根信号线。当我们进来以后,瓦斯传感器就不再需要线了,向上传输用无线电,设备供电用电池,低于6毫安的安全电流标准。不仅在坑道里可以随意布置,而且随着矿机任意前进,不需要因为布线导致矿机的采掘移动进展变慢,就提高了产出能力;用小型电池低能量地对瓦斯报警器供电,12-18个月更换一次电池即可。我们会和山西煤炭系统合作起来推进防爆系统的进步,这个产品也可以推广到全世界。

6、新华社 赵东辉:华为成立煤炭军团,是否要进军机场、码头、钢铁行业,是否也要成立军团?算不算多元化发展?问一个个人的问题,您准备奋斗到什么年龄休息?

任正非:不仅在煤炭实行这个机制。为什么叫“军团”?“军团”的说法来自于Google,我们是向Google学习的。“军团”就是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都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了产品进步的周期。把业务实行颗粒化,这是“军团”模式,这个模式来自于Google。

港口、码头已经规模化先开始了。煤炭是第一个采用军团模式的。将来你们可以参观深圳机场、上海机场、迪拜机场……,我们大大缩短了机场的调度时间。例如,遇到雷暴天气或者各种问题导致机场全面混乱时,重新排廊桥的位置,人工一般要4小时,现在是几秒钟就排好了;而且每架飞机在跑道上的滑行时间节省了2分钟,这些方面有改进。

你们还可以参观湘潭钢铁厂,炼钢炉、轧钢机前已经没有人了,真正实现工人“穿上西装、戴着戒指”在控制室里炼钢、轧钢。随着VR、AR的使用,炼钢炉里的化学成分用眼镜就能看见,不需要像过去拿一个勺子舀出来在外面进行化验,这样提升了炼钢速度,增强了合金钢能力。炼钢已经率先实现,比煤矿容易解决。

港口也是一样,宁波港、蛇口港……,多数工序已经无人化了。在这些领域是否实行“军团”模式,要看需求。机场、码头大量是数学问题,很好解决;煤矿大量是物理、化学问题,对我们是一个新问题。

音乐,我们也组成了“军团”。为什么大家都感到音乐不够好?音乐的音域非常宽广,在现场听音乐会的时候,是模拟方式,任何高音、低音都在传播,当我们使用电子设备听音乐时,带宽不够,就要用压缩方式,压成紧凑的数据包去传播,低音、微小音传不出去,高音也去掉了一部分,因此传播的音乐就比较平淡。超宽带新技术出现后,就可以把正态分布两端的微量振动音都一起传过来,实现了高保真效果。第二,听音乐也可以不靠耳膜,靠耳骨。我们做了非常多的创新,把声学等各种科学家压缩到一个团队里,去形成新的音乐“军团”。音乐做得最好的还是苹果,苹果耳机每年销售200亿美元。我们的耳机未来估计排在苹果之后也能销售到100亿美元,纯利也会到30多亿美元。现在第一还是苹果,苹果还是非常了不起的公司。

是否做“军团”,主要看科学家是否需要编进最前线的作战团队,如果需要就采用“军团”模式,如果不需要就采用矩阵的业务模块模式。

7、新华社 赵东辉:您准备奋斗到什么年龄休息?

任正非:现在的关键不是什么时候退休,而是退休之后干什么。我太太说“你可以喝茶”,我上午可以喝茶,下午再喝茶就睡不着了。那找不到可娱乐的项目,暂时只有继续干活。希望你们帮我创造一个娱乐项目,我这个人有个缺点,就是没有什么兴趣爱好。

8、《南华早报》陈思:在2020年初华为的目标是活下去,现在活的挺好的,2021年目标之什么?未来三年华为发展最需要什么?现在如果有一大批科学家可以为华为工作三年,或者可以从“实体清单”立马去除,您会做一个什么选择?

任正非:美国把我们从实体清单拿出去应该是非常困难的,我不是说不可能,但是极其困难,基本上我们不去考虑这个问题。而是踏踏实实把能做的产品与服务做好,让一部分客户相信我们。我们欢迎科学家,养得起天才,现在我们只想自己多努力,努力寻找能生存下来的机会。煤矿就是机会,这么多煤矿将来产生上千亿价值,上千亿可以养活多少人呀。

9、CNBC Arjun Kharpal:关于芯片的问题,您刚才提到华为手机业务无法获取芯片供应,请问现在华为有何行动,是否准备投资或收购芯片公司呢?现在华为也无法从台积电获取芯片供应,那替代方案是什么?从联发科为高端手机买芯片吗?华为未来还继续保留高端手机业务吗?还是说像荣耀一样考虑出售?

任正非:第一,美国政府要多考虑一下美国的芯片产业。美国把芯片看得很重,欧洲也会把芯片看得很重、日本也会把芯片看得很重,就像房地产一样,世界将来会是芯片过剩的时代。我们不可能投资芯片行业,这是砂子变电子的产业,我们的能力是数学,所以要依赖全球化解决。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放弃全球化的理想,无论怎么制裁、怎么封锁,坚持全球化的路线不动摇。将来全世界芯片过剩时,我想会有人求着我们买芯片的。

第二,我们不要将终端只理解为手机,只要与人、与物所有联接的东西都叫终端。比如,用于汽车无人驾驶的激光雷达、超声波雷达、多普勒雷达,家庭应用的煤气表、水表、电视机、安全系统……都是终端,手机只是终端的一部分。所以,华为公司未来可以转让5G技术,但是永远不会再出售终端业务。

10、路透社David Kirton:我们了解到您的女儿孟晚舟的律师团队跟美国的检方进行了接触,您对于孟晚舟今年能够回到中国持乐观态度吗?孟晚舟回来之后您对她在公司的未来有何看法?

任正非:孟晚舟的状况,我们还是应对好加拿大的法律程序。

11、《山西日报》刘瑞强:任总,您好!山西正在进行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需要大量的科技型人才,华为在助力山西人才培养方面有没有什么计划?

任正非:我们目前还没有考虑在山西的其他投资和发展计划。

12、《南华早报》陈思:华为业务上有一定的调整,管理层上会不会相应的变动?最近看到新闻说徐直军会离开华为,这是谣言,未来管理层会不会随着业务上调整发生变化?

任正非:总体来说,不会有大的结构性调整,但是随着业务作战序列变化,可能会有少量人员调整。比如煤矿军团董事长,是从拉丁美洲地区部总裁岗位上调回来的,说明我们很重视山西煤矿的发展。

徐直军要离开纯粹是谣言,我们在媒体上已经发了声明。

13、路透社David Kirton:现在华为手机业务收入不可避免地在下滑,华为也在从其他新的机会点获取收入,您觉得这些收入是否可以对冲掉手机业务的下滑?如果是,需要经过多长时间?

任正非:我认为,今年就差不多了。

14、《南华早报》陈思:姚安娜选择的发展路径和孟晚舟女士挺不同的,作为父亲来讲,您个人对哪条发展道路更满意?

任正非:每个小孩自己的兴趣爱好不同,我们父母怎么能左右呢?小孩想走什么路就走什么路,她喜欢就行。以前我对文艺行业一点都不了解,自从她从事这个行业以后,我才知道当艺人真是苦,但是她自己无怨无悔,父母也不想去干预她。

15、路透社David Kirton:为什么偏偏选在春节前夕来宣布这个项目?

任正非:不是刻意选择的,省里说他们这个时间段可以安排,我们就飞过来了。我很久没有见媒体了,就借此机会与少量媒体朋友进行沟通,没有其他的特殊意义。

16、新华社 赵东辉:您一直在回避多元化发展的话题?

任正非:华为永远不会多元化发展。我们提供的是一个平台,上面可以生长各种各样的“庄稼”。我们给煤炭提供的平台,与给电信、交通提供的平台是一样的,没有多大变化。只是现在煤矿不太会用这个平台,我们就多参与一些,让他们会用我们平台。只是平台卖大一点,没有多元化。

17、《南华早报》陈思:感谢您跟媒体交流,假设美国总统拜登现在给您打电话交流,你会跟他说什么?

任正非:好啊,欢迎,但是他没有打电话。我的邮箱都告诉你了,电话也在上面。

《南华早报》陈思:你最想交流的话题是什么?

任正非:共同发展。美国要经济发展,中国要经济发展,发展了总会有利于社会,有利于金融的平衡,大家都需要。人类社会在进步,世界上没有一家公司能独自完成全球化的产业,越来越需要全球共同努力。

谢谢大家,下次见!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星娱乐_首页 » 任正非:真诚承诺可转让5G技术,至今没有一家美国公司与华为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