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缺芯”困局难破 第三季度恐最缺货

“缺芯”困局难破 第三季度恐最缺货

本报记者/秦枭/北京报道

汽车芯片告急、手机芯片紧缺,从去年三季度开始爆发的“缺芯潮”仍在持续且不断加剧。高盛(Goldman Sachs)的分析报告指出,半导体短缺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全球169个行业。从钢铁产品和预拌混凝土生产,到建造空调系统、冰箱、啤酒厂的所有行业,连生产肥皂也受到了缺芯危机的影响。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6月1日,智浦芯联、意法半导体、士兰微等半导体企业纷纷宣布上调产品价格。多位业内厂商的生产、渠道、销售人士对记者表示,即使是这样,也无法保证能按时将货交付到客户手中。

“客户现在每天都在催货,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大半年的时间了,而且这种情况没有一点改观的迹象。但我们也没办法,代工厂出货的周期延长,我们手里拿不到,自然没有办法交付到客户手中。”一家显示芯片设计公司的销售王超(化名)无奈地对记者表示。

而缺芯危机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芯片价格的普遍迅猛上涨。此前,研究机构Counterpoint预测,供需失衡局面的持续将导致芯片报价还会上涨至少10%~20%,目前8英寸代工厂的部分产品已比2020年下半年涨价30%~40%。

下游缺货严重

2020年下半年,由于对后疫情时代经济迅速复苏的始料不及等原因,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股“缺芯潮”,从最开始的全球各大知名汽车厂商都因为“缺芯”不得不停产部分车型,正在向其他行业不断蔓延。

然而,祸不单行,2月,美国得州遭遇严重的冬季风暴,导致恩智浦半导体、英飞凌、三星等芯片公司部分工厂暂停生产运营;全球第三大汽车芯片制造商瑞萨(Renesas)在日本的生产因2月份的地震和3月份的火灾事件而中断;4月14日以来,台积电等中国台湾半导体企业生产受到停电、疫情等一系列突发事件影响,使得本就紧张的供应链更加捉襟见肘。

王超对记者说道:“芯片行业有三种运作模式:只负责设计芯片;从设计到生产全包的IDM模式;以及台积电、中芯国际这样的纯代工厂。而这次芯片全球短缺正是卡在制造环节。芯片由不同尺寸的晶圆切割而成,晶圆产能跟不上需求是此次全球“缺芯”潮的主要成因。目前订单供给缺口在30%以上”。

面对供应紧张的情况,在还没有完成今年订单的情况下,王超所在的公司已经在和代工厂商谈下一年的订单了。王超说:“之前都是快到年底的时候,他们求着我们来下单,现在没过半年,我们就得求着他们匀给我们订单。也不确定能不能及时供应,反正先订了再说。”

不仅仅是消费电子的芯片告急,汽车芯片的短缺更加严重。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近日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最大的挑战是供应链,特别是微控制器芯片的供应。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由于担心芯片供不应求,每家公司都在超额订购,就像卫生纸短缺一样,但规模要大得多。”

山东一奔驰4S店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6月1日,畅销的奔驰E级车比上个月的价格高了5万元左右。而且现在订车的价格是一天一个样,因为全球都缺芯片,我们也不敢跟客户保证多长时间能提车,只能说等一到两个月,而且几乎没有什么优惠活动。”不仅仅是奔驰,宝马、奥迪等车型也因芯片短缺上调了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王超等人面临的这种窘境恐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改变。

小米集团合伙人、高级副总裁卢伟冰表示,基于我们对全产业的扫描,我们判断至少会影响未来的一年,可能还要更长的时间,因为芯片的缺货会从全面性的缺货进入结构性的缺货,今年的第三季度可能会是全年最缺货的一个季度。

代工厂坐享盈利

在其他厂商因缺芯而连连叫苦的同时,代工企业却赚得盆满钵满。

TrendForce集邦咨询研究显示,受惠于多项终端应用需求齐扬,各项零部件备货强劲,晶圆代工产能自2020年起便供不应求,各厂纷纷调涨晶圆售价及调整产品组合以确保获利水平。尽管整体产业历经2020年第四季的高基期(相对报告期的基期数值较高)、突发性停电意外等外部因素影响,2021年第一季前十大晶圆代工业者总产值仍再次突破单季历史新高,达227.5亿美元,季增1%。

近年来全球扩产的产能主要为12英寸产能,8英寸产能扩产较少,但出于芯片良品率、成本等因素考虑,部分芯片仍主要采用8英寸晶圆生产,8英寸产能尤其紧缺,与此同时,全球先进制程产能集中在少数晶圆厂商手中,手机、个人电脑等领域高端数字芯片需要先进制程,对台积电、三星等厂商依赖程度较高。

其中,台积电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以129.0亿美元稳居全球第一,季增2%。三星第一季营收虽然季减2%,但也达到了41.1亿美元。

TrendForce集邦咨询认为,第二季晶圆代工仍将处于供不应求态势,平均销售单价亦持续上扬,有望推升第二季各大业者营收表现。原因是在上半年并没有明显的产能扩充下,各项零部件拉货动能依然强劲,各厂产能利用率普遍维持满载。而各国政府介入车用芯片生产计划,恐将扩大产能排挤效应。因此,第二季前十大晶圆代工业者总产值有望再次创单季新高。

王超对记者表示,现在很多订单挤进了这些大的代工厂,导致订单数量太多,听他们说有的甚至对客户停止报价了,即使有新客户提出提高代工报价,也没有什么用。

而短时间内新建产能也很难实现。卢伟冰表示,由于目前为止全球还有非常多的地方在居家办公,因此促使了Pad、笔记本、家庭电视等等的需求快速增长。但是当大家发现需求来了之后,再去增加产能又来不及了,因为芯片这个产业存在投资周期很长,差不多2~3年。投资金额特别大,一条线差不多要两三百亿美元,并且投资的周期很长,产能调配也特别慢等特点。

小厂商的“芯”机遇

在芯片市场供应缺口不断扩大的情况下,那些初创芯片企业也迎来新机遇。

天眼查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有超28.2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集成电路、芯片”,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芯片相关企业。此外,近一年,中国芯片相关企业新增注册数量约有8.7万家。中国2020年芯片相关企业注册量为历年最多,超7万家,同比增长28.6%。

国内一家晶圆代工厂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现在每天都会接到下单的电话,而在这之前是想都不敢想的,汽车以及手机、电脑、家电等各类消费电子,这些领域对芯片质量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不会轻易地去换供应商。但是大的代工厂,就那几条线,全天24小时运转,工人三班倒,即使是这样,现有订单几乎都排到了年底。一些拿不到订单的芯片设计公司,会把一部分产能转移给我们这些规模相对较小的代工厂。

对此一位半导体产业观察人士表示,对于终端厂商来说,如果将供应链押宝在某一家供应商或者某一类芯片,遇到供应商产能紧张的情况,就会很被动,再想将产能转移到别的供应商会很难,因为缺乏长期的合作关系,其他供应商一般都会选择接大客户和老客户的订单。如果把产能分散,风险也就分散,但是也要考虑新的供应商研发情况,以防产品质量出现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星娱乐_首页 » “缺芯”困局难破 第三季度恐最缺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