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入行剧本杀的年轻人:没赚多少钱 “坑”却不少

原标题:入行剧本杀的年轻人:没赚多少钱,“坑”却不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周应梅 社交平台上搜索“剧本杀”,你很容易刷到,一桌子人围在一起哭倒一片的场景,这是剧本杀结束后,玩家还没从角色中走出来的样子。“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生,但是在玩剧本杀时,你可以体验到各种各样的人生,在那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你可以不用扮演自己。”作为玩家兼剧本创作者浅汐这样说。

剧本杀持续在国内爆火,最近红色主题的剧本杀也出现在市场。热播剧《觉醒年代》已经出了剧本杀。已经有一些知名影视IP在出剧本杀产品,关于探案的综艺也是播一个火一个。根据第三方数据,2020年末,剧本杀线下门店数量达到了3万家,三年翻了十几倍。这让剧本杀成了生意场上的香饽饽,也有不少人在这里找到职业新方向。

七柒是推理爱好者,留学期间兼职做剧本杀创作,入行三年已经出版了12个作品。家安从影视行业转行做剧本杀创业,开设了剧本创作工作室。资深玩家淘然,去年投资了经常去的一家门店,也加入门店经营。

这是一个绝对年轻的行业,创作者大多是二十出头97年、99年出生的年轻人,而新玩家面向的也是00后。新鲜行业也有成长问题,火两年就看见天花板了。剧本销量有局限,行业的乱象盗版、抄袭横行,多位受访从业人员直言急需有效监管,行业待规范。对行业的焦虑,也困扰着这些年轻人。

转行做剧本杀

家安看到剧本杀领域还达不到工业化水准,想用影视行业的经验来做剧本杀的创作。2020年6月,从字节跳动离职回长沙开剧本杀门店。此前家安有过7年的影视行业相关经验,先后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之后进入了影视公司,也在字节跳动做文学IP策划。

从去年10月工作室成立到今年4月,半年的时间,家安的“隐匿角色”工作室都在投入作品《热搜》的创作。

这是以韩国娱乐圈明星自杀事件为背景创作的剧本杀剧本。以盒装本销售两个月,在全球卖出了3500多套,除了国内之外在韩国、日本东京、新加坡、美国纽约、墨尔本、加拿大渥太华等国家和地区线下门店都有售卖。

在剧本杀行业里,这样的成绩已经非常好。同样身为创作者的七柒就表示,自己的作品销量还没有突破1000套的,最近一个恐怖本是销售量在200套左右。七柒认为,“合格了”。创作者浅汐个人销量最高的作品《以父之名》销量在一千套以上,“一般来说,盒装500套以上,就是很好的结果了。”

不过这个销量的收入,还是不及家安的预期。3500多套的销售带来的净利润,大概在三四十万左右,为此工作室投入了半年时间,动用了三个编剧。分摊下来,平均每个人半年拿到的钱是十几万块。“算到个人头上,其实月收入也就一两万块钱,跟你在互联网大厂公司的工资差不多,不过可能没有大厂稳定。”

后续家安和工作室会加速创作流程,“尽量缩短一点,但是也会担心太短影响整个内容作品品质,所以会在其中进行一下平衡。不会一个月半个月写完本子卖,还是会保持4个月,一个作者生产一个本子的节奏,这样比较科学一点,还是要经过选题和策划的阶段。”

剧本杀剧本一般在8~10万字,相当于一部中短篇小说的字数。浅汐创作一部剧本杀作品大概会花两个月的时间,除了人物剧本,还有组织者手册和线索卡等。七柒的创作周期也在1到2个月,“比一般作者快1倍,平均都是2~3个月”,七柒喜欢把详细大纲写好,这样也会更快一些。

剧本杀创作者们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家安工作室签约的作者都是去年和今年刚毕业的。

97年生的七柒入行剧本杀三年了,在法国留学期间接触剧本杀,并成为兼职作者,今年毕业回国继续进行剧本杀创作。99年生的浅汐也是今年刚毕业,去年夏天入行,与开剧本杀门店的朋友合作了第一部作品,之后开始独立创作。

没赚多少钱,“坑”却不少

作为创作者,七柒的遭遇,反映了创作者最容易遇到的问题。“有平台以免费本的价格购买了我的剧本,在半年之后,他看这个剧本玩的人很多,评分也很高,突然改成了付费本,但是没有跟我有任何商量。”七柒表示,目前根据平台评分这个本子已经有超过3万人付费,带给平台的营收超过15万元,而七柒当初只拿到了300块的稿费。

线上本签约有免费版和付费本,免费就是所有玩家都可以免费去玩,付费本是只有玩家付钱才能去玩这个剧本。所以平台买断的时候,免费是一个价格,付费是一个价格。沟通之后,平台以老本子不会有人玩为理由,不愿意再给七柒付赚取的费用。

七柒表示,想要入行的人要小心这些坑,准备入行的人要知道这行其实很困难。这三年七柒一直是边上学或者实习,同时兼职做剧本杀创作。三年来,总共收入大概10万出头,“大概有六位数了,但是我不确定具体是多少。”

线上作品一共也就赚了六七千块钱,“有两个剧本大概是两千块,其余四五个就是几百的稿费,真的非常惨。”线下作品收益一般会在2万元到5万元之间,多一点的能有4万元。线下还有个没结尾款的两万多,“我真的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拿到,先当它不存在。”

浅汐提到,个人的年收入大概在10万元左右,并进一步解释,因为收入和销量挂钩,所以每一个剧本杀作者都没有一个确定的收入。“能力强,出本速度快,并且运气好,销量爆的作者,能赚到的钱,也是难以想象的。”

对于剧本杀行业,家安更多还是焦虑,过去在影视公司和大厂的工作,更有行业前景,也有明确的行业规则。相比之下,剧本杀作为新行业,很多规则不明,显得有些野生。“这个行业原本属于灰色地带,毕竟没有书号之类的,严格说可能是非法出版物,现在逐渐在往正规转型。”作为广告公司创业者,同时也兼顾门店经营的淘然这样说到。

七柒表示,刚开始接触剧本杀的时候,店家会把东西打印出来,或者直接给你一个word文档电子版。“有些打擦边球的,有黄暴内容的剧本,还会卖得特别好”,“线上现在监管非常严格,比如涉及角色死亡的,死者年龄不能低于16岁”,不过很多线下门店目前监管不到,“你没有出版号,自己找个印刷厂印了就结束了。”

七柒和签约的发行公司,现在会做一些作品登记,做正规渠道投放。

家安说,“你很难说人家是盗版”,不过买一个本,去高清扫描再打印,已经成为行业默认的行为,“他们会影响很多工作室的收益,为什么我说我们的收益就这么高了。我不敢说70%的门店都会用盗版,但是一定大部分门店都在用。”

剧本杀现在还面对的问题是,“剧本杀既不属于文学出版,也不属于电影视听领域,涉及印刷又属于游戏,也不完全是桌游,也不完全是小说”。不过家安认为,涉及内容出版物,国家层面肯定会出手管理。

店越开越多,玩家被稀释

七柒认识的一个店家开店三个月倒闭了。“门店太多了,之前都听说,开个剧本店稳赚不赔,然后就砸了好几十万进去。结果每个月连房租都拿不回来,因为根本没有新用户。老用户都有自己喜欢去的店,你想要新用户真的就很难。”

跟风入行就很快倒闭了。“他之前买了我的剧本,因为他还想攒一点城限本吸引顾客。后来他发现根本没有顾客。”这位店家后来还通过七柒,将剧本转二手给其他店家,做了最后的亏损回本。“之后他就直接退群了,就销声匿迹了。”

“店铺多了,玩家就会被稀释。”在南京经营剧本杀门店的淘然提到,光南京新街口就有二三百家。而入门玩家多为00后。淘然表示,现在入行的剧本杀店非常难,因为已经是红海了,要吸引的客流基本都是新人,年龄层段比较偏小的。所以要么装修好,要么占地大。而老店目前也在争夺老客和吸引新客。

另一方面,淘然也提到门店主要靠发行剧本来盈利。拿剧本也有一个关系网,“老店在剧本杀发行那里基本已经站住了脚,所以拿城限独家剧本会相对容易。但是新店就不同了,要打通和维系关系,成本相对较大。”

七柒提到,现在店家买本非常谨慎。店家会更偏向于购买网上宣传最火的本子,大多数玩家也对网上比较火的剧本,更感兴趣。“的确有很多小众,但是质量很好的作品,就是连本儿钱都没挣回来。”

“所以我现在其实不是很愿意发盒装,因为发城限的话,就是店家关注度比较高。店家买城限还会自己上车体验一下,所以好坏店家能根据自己体验的得出来。发盒装就很不稳定,你永远不知道,市场什么时候,能反映出来这个作品是好是坏。甚至他很多店家都看不到你这个作品。”

现在剧本销售一共分为三类,盒装、城限和独家。盒装是全国所有店都可以售卖,甚至海外都可以售卖;城限是一个城市限量销售给三到四个店家,店家用这个本子去吸引顾客;独家是一个城市只卖一套。独家价格最高,城限也比盒装价格高。盒装本单价300到600不等,一般是500元,城限的价格在1000元~2000元之间,独家价格可以达到3000元~5000元。

现在创作者们也在寻求收入的多样化。家安的工作室新作品《让蝉声渐响》就与芒果TV签订了合作,对方预订了100份,会按照市场价的六折到八折售卖给对方。这个刚好已经平衡掉了工作室的成本,“这对一个小型工作室来说,是蛮好的一件事,在还没有正式上线前,你的成本就已经拿到了。”家安说到。

家安表示,单靠卖剧本去盈利难活下去,还会做一些跨领域的事情,比如做IP改编授权的本子。也会跟一些商务品牌进行合作,比如根据产品做一个定制化的剧本杀本子。

现在七柒会接一些剧本杀衍生的一些东西,比如一些景区项目。旅游局有宣传需求,想请编剧给这个景区加一个故事,外加上一些挑战,像《萌探探探案》的模式,让更多的人过来游玩。

家安认为,剧本杀的受众也是二八比例,80%的玩家,只会把剧本杀当成打发时间的娱乐活动,只有20%的玩家对于内容品质要求很高,他们想玩的不是传统的商业作品,而更想玩纯粹的推理。因为剧本杀的起源是推理,只不过发展到现在,出现了欢乐本、恐怖本、阵营本等。

“正是这20%的玩家撑着这个行业不停地往前走,靠他们才会反哺创作者,他们也会成为行业的意见领袖。跟影评大V一样,他们会把这些作品传播出去,然后让更多受众趋之若鹜地玩这些本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星娱乐_首页 » 入行剧本杀的年轻人:没赚多少钱 “坑”却不少